關於部落格
  • 162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六個尋找故事的片段──關於即興,每個夜裡我心中出現的那座巨橋。

桌上擺著的米粉羹在他心底流動;看著電視螢幕上的社會新聞:一老翁出門買早點,回家時卻不幸被砂石車高速撞過,老先生的機車斜倒路旁,米粉羹散落一地「看來,老先生將永遠無法吃到這頓早餐了。」 天曉得那女記者的聲音多麼酥軟。站起來我把米粉羹丟到垃圾桶。 趕快去找位子,我去叫菜來給你吃;都要遲到了。 你就是有這種感覺,知道以後一定忘不了這個麵攤。上課前,鋼琴班的教室失火了。 一個男子在十七歲的某一天忽然失憶。直到他半年後喝了一瓶草莓牛乳,一時間記憶全然恢復。這雖然不至於足以拿去當該牛奶品牌的廣告,但是對男子身邊的人來說,這牛奶簡直是太神奇了。男子的父母親和親人朋友不斷傳頌著這個有資格上社會版的故事,此後男孩家中的冰箱永遠冰著一瓶以上的草莓牛乳。有一次母親發現冰箱沒牛乳了,那時是深夜無處可買,於是她整晚沒睡,惶惶不安。隔天男子一張開眼睛媽媽的大頭就出現在眼前緊張問說他記得自己叫什麼名字嗎;這還真是嚇了男孩一跳。 其實之後男孩不再喝草莓牛奶了。冰箱中那一瓶瓶牛奶的下場總是過期。 打出一個投手丘前的尿尿球,根本不必跑壘(連往一壘望望都免了),只管回頭往休息室走去就行,一種被羞辱的極度挫敗感(投手好整已暇的撈起球,享受的慢慢將它拋向一壘)。 哪來的休息室呢?不過是電玩罷了,螢幕前的他心想。 好,就別來吧。 菸一定會抽完就是了。 但我在那裡頭會是怎麼樣的一個球員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