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62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壤東別離

========================================================== 她的名字. 金四局. 五行屬火 .三十七劃. 易經》第五十六卦.旅.火山旅.離上艮下 彖曰:旅,小亨,柔得中乎外,而順乎剛,止而麗乎明,是以小亨,旅貞吉也。 象曰:山上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 初六:旅瑣瑣,斯其所取災。象曰:旅瑣瑣,志窮災也。 >>她在一個固定的地方總會莫名不安.什麼要衝破她的血管似的. >>離開一個又一個的屋子.每次離開都增加了一些細細的疤痕. >>妳不可以離開我.請妳離開,我再也不需要妳了.他說.她說. 六二:旅即次,懷其資,得童僕貞。象曰:得童仆貞,終無尤也。 >>她的生命.愛情的販賣機.她投進感覺.要買什麼? >>她丟了一張大鈔.他只收零錢.細細碎碎的噹啷聲. 她不適合做買賣.有時候你可以給的那麼多.可不是對方想要的. >>販賣機裡掉下一個人. 奴隸的定義其實是.他的身體離不開她.但是心從來沒在過. 所以其實她豢養一頭獸.餵以自己的肉身. 九三:旅焚其次,喪其童僕,貞厲。象曰:旅焚其次,亦以傷矣。 以旅與下,其義喪也。 >>她從來沒有一個屋子.她的屋子是她的身體.許多人進進出出.包括她自己. >>她走了.他走了.她變成紅色的.有一把火.世界很熱. >>羞於提起的.欲望.妳自找的.是妳逼我這麼做.誰說.是妳讓我........ 誘惑如此輕易.皮膚很燙. >>燒燙傷的急救方法是.先降溫. 屋子被燒光了.她在自己的屋子裡找到的溫度最低的東西. 她毫不猶豫的挖下自己的心臟. 九四:旅于處,得其資斧,我心不快。象曰:旅于處,未得位也。得其資斧,心未快也。 >>到底她有沒有失去.到底有沒有人真的來過. >>她聽見許多人說.妳到底有沒有愛過我? 她沉默的遞出許多大鈔.她能給你的就只有那麼多. >>細細的疼痛.如疤痕增生.癢癢的. 奇怪不是一無所有.怎麼還會有感覺.她低頭看著左邊. 六五:射雉一矢亡,終以譽命。象曰:終以譽命,上逮也。 >>她總是很容易與人連結.又隨之斷裂. >>她很有才華.想要的總是可以得到.不過.得來的總是不完整. >>弓拉久了.肌肉非常的疼痛.射手說.我不可以有不好的視力.射手說. >>看的太清楚.究竟是好或不好.愛一個人究竟有沒有用. 上九:鳥焚其巢,旅人先笑后號啕。 喪牛于易,凶。象曰:以旅在上,其義焚也。 喪牛于易,終莫之聞也。 >>她看著她的痛苦.笑.很多事.都可以.笑一下. >>笑聲比哭聲傳的遠.猶太諺語.她一直想離開到一個很遠的地方. >>她多麼高傲.像一隻鳥.好像都不會停下來. 她多麼冷漠優越.像一隻貓.沒人管的住她. >>貓吃鳥.所以我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她笑笑沒講話. ============== 旅卦終 ==================================== 此卦為 流離失所 之象。 上卦離為火,下卦艮為山.山上燒著大火,火勢漫延流離,人們也跟著流離逃竄. >>新聞上森林大火已經好幾天了.只要山還在他就會無止盡的燒下去. >>火永遠燒的比人走的速度還快.唯一不動的只有山.最痛的那個. "旅" 旅行也. 象徵居無定所之象. 卜問婚姻:露水鴛鴦之象, 防三角關係. 卜問願望:宜往外獨求, 他人言不可信. 卜問交易:得貴人之力, 漸成. 卜問疾病:思慮勞, 心氣衰, 冒寒邪, 旅勞苦, 眼目患, 婦人經血之困. 卜問胎孕:得女, 或雙生之兆. ========================================================== 妳叫什麼名字.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們走近.問她.她轉過頭. 我叫....... 息壤希望自己是一片安靜的土地.沒有人來.沒有人離開. 大火之後的森林.非常的安靜. 下雨了. 演員的睫毛膏脫妝了.灰黑蜿蜒的河流爬過柔軟金黃的土地. 她很快的拿起化妝包過去. 她看見了她. ===================================================== 可以知道你的中文名字嗎?手機裡傳來簡訊. 那時她戴著耳機沒聽見電話響.十點多時才看到原本誰兩個小時前說的話. 很多事都是過去了才明白. 她坐在便利商店旁邊的地方.她想跟誰說話.所以就找了一個明亮的地方.坐著. 手機的電波是看不見的一則則封緘的預言.穿梭在夜色之間.城市裡面. 她想.如果那些是肉眼可見.那樣的密度已經不再是網絡. 會是一疋白綾鬆鬆的懸在人們的頸項上. 當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你莫明的覺得艱難起來. 可是有時候又突然的覺得好像一切都可以無所謂. 那時他是一塊黑布蒙住你的眼睛.因為看不見.所以很安全.很安全的. 好像說什麼都可以了.是對是錯以後再說. 像既深且涼的黑夜體液短暫的流洩. ==================================================== 她走進你的屋子.她脫掉她的黑色高跟鞋而你接過.很小心的怕弄碎什麼似的. 然後你看著她的腳.她想把腳藏起來. 她剛踢掉了鞋子在街上走.為了在演戲.或者那原本就是她自己. 她一直記的你看她那雙腳的眼神.某種迷惑的光.對於你她的腳是青春誘惑的光. 我的腳很髒.我想洗個澡.她說. 你走進她的屋子.你脫掉她的白色上衣跟灰色長褲. 那時已經無所謂弄碎不弄碎.原本就不是那麼完整. 她把雙腿打開.反正泥土已經洗掉了就沒有必要藏起來了.而且也沒有要到哪裡去. 她看著你可是眼神穿過你的身體好像誰的影子站在你的背後.很暗很暗. 會不會痛.你問.她說.不會. 知道.妳身體唯一最深的空洞.在左胸.失火了.妳拿他來救了誰一命. 那裡.就空了.而火還在.再多的體液都沒辦法讓火熄滅. 她想. 空氣很熱.好渴.非常的渴.喝再多的水都沒有用.以冷水沐浴也沒有用. 吸吮潮濕的慾望也沒有用.愛一個人究竟有什麼用. 身體的溼度根本也對生命的乾枯.毫無幫助.很想吐.很熱很渴.很想吐. Love is sickness.Love make pregnancy.make Love pregnancy. pregnancy is sickness. 他的身體也是一把火.壓在妳的身體上. ======================== 第三十卦 離 離為火 離上離下 初九:履錯然.敬之無咎.象曰:履錯之敬,以辟咎也. 她在街上走著站都站不穩.開始冒冷汗.她叫你來. 而.你來.她跟著你走了. 離為火.方位南. 性明麗纏膩.身主心、目. 事文書. 坎為水.行方北. 質險陷黑暗.體為腎、耳. 司漂流. 車朝北行. 六二:黃離.元吉.象曰:黃離元吉.得中道也。 九三:日昃之離,不鼓缶而歌,則大耋之嗟,凶.象曰:日昃之離.何可久也. 妳跟他上了一台黃色的計程車.離開南方反向而行.在計程車上他握著妳的手. 可是妳其實有些想躲.只是不知所措,跟喜不喜歡都無關. 妝沒卸完.很細的金色亮粉在黑暗中閃著光. 很想很想唱歌.跳舞. 很細小的汗在他的身體上發著光.燈光是黃的所以一切就變的黃色帶點溫暖了. 可是好熱.身體的溫度總是比心裡的溫度高. 亮粉已經都洗掉了為什麼還是有細小的光. 一切都是黃色的…. 牆上的時鐘指針走著.頭也不回的走著. 九四:突如其來如,焚如,死如,棄如.象曰:突如其來如,無所容也. 六五:出涕沱若,戚嗟若,吉.象曰:六五之吉.離王公也. 東澤看見妳頭也不回的走著.妳也不知道要往哪裡去只是沿著鐵軌直線前進. 你為什麼要哭呢?誰說. 東澤看見妳哭.誰死了.誰走了. 國壤之東.江澤之西.你要到哪裡去? =================================================================== 上九:王用出征,有嘉折首.獲其匪丑.無咎.象曰:王用出征,以正邦也. 我是一個戰士而我畢生最大的敵人是我的血管意志與愛情. 息壤曾經看過一篇文章這麼寫著. 她渴望一個廣大的水域.大到足以讓火不要再無止盡的燒下去. 再也不想聽到逃難的人們的哭泣跟尖叫聲了. 第五十六卦.旅.火山旅.離上艮下 露水鴛鴦之象, 防三角關係. 息壤就成了一片柔軟金黃的土地.下雨了.有人來.有人離開. 演員正在卸妝. 褪下衣服之後某條灰黑蜿蜒的河流爬過... 心想事成.是極為幸運的.她不可以再對命運說些什麼了. 她想要的總是可以得到. 不過.得來的總是不完整. 所以她就變得更加的安靜了. 我有時候真的很希望我那時死掉. 如果火真的燒起來...... ================================================= 息壤好像一直在惡夢裡.而無所謂醒來. 因為她根本睡不著.每天. 清晨聽見鳥叫屋子慢慢溫度回升,那時約莫八九點. 許多趕著上班上課的人們聲音喧騰著經過遠方.她才會忽然閉上眼睛. 然後張開眼睛是正午時分. 半年來都是這樣.四個小時之內她就會醒來.沒有什麼慌亂不安或亢奮. 也不知道那麼長的黑夜她做了什麼.或什麼也沒做.可以發很長的呆. 就只是.睡不著而已. 照常上班吃飯接受邀約.打扮的很好看跟誰去吃飯喝咖啡算是約會. 最少對方如此以為. 上班偶爾畫點淡妝看見人就點頭笑一下.老闆說你心情調整的好多了很好. 她再笑了一下. 她想自己應該是想把自己活活的慢慢的累死.因為她不會去殺了誰.包括自己本身. 所以她還是在一種變相的脫逃裡. ................................. 中午的太陽非常大.今天是拍墓園的那場戲. 息壤一點也不覺得害怕.不是因為是正午的緣故. 也不是她不信鬼神.只是有時候活著的人比死者更沉默. 有許多芒草.一點點的風吹過就會發出沙沙的聲音.坐在誰的墳旁邊.石頭被曬的很暖.坐在上面好像全身的重量都可以.慢慢的由腳尖流掉.山上好安靜啊... 你握著她的手.你跟她的很長的睫毛跟漂亮的眼睛. 現在很靠近.幾乎要蝴蝶一樣.振翅飛起.落下磷粉閃爍而星子殞落. 人聲忽遠忽近.陽光很亮.天突然陰了下來. 雲色變重.她躺在草地上.好像所有的草都伸進了她的身體.很溫柔的進入. 然後她的意識就慢慢的流掉了.突然的睡意就漫開來. 他們同時閉上眼睛. 醒來時山霧漫起. 天色由正午將要日落.很奇怪的是他們都不覺得害怕. 站起來拍拍身上的草.緩慢沉默的朝山腰停車的地方走去. 東澤.其實我有一點點害怕.我也不知道我在怕什麼. 我感覺好像有什麼會靠近.我不知道.我很希望我感覺錯誤. 可是就像那場火..... 如果我可以沒有感覺. 息壤的手機.電力即將耗盡.剩短短的一格像融成一灘的燭火. 已經快兩個小時了.她坐在便利商店旁邊.黑暗而明亮的地方. 她的另外一隻前天拍片弄丟了.是在想打給東澤的時候才發現找不到. 好多東西都是想要的時候才發現他不在了. 她知道等一下隨時會斷線. 息壤知道.在東澤面前.有那麼多的話可以說.也許是因為.他跟自己都早就死了. 就不像生者那麼沉默.無論他們的安靜是無話可說或者從來不說. 息壤的手機.電力耗盡.畫面是什麼也沒有的一片空白. ======================================================== 息壤往南方走去. 江有汜渚.南澗之濱. 她希望走到一個.大到足以熄滅一切的水域.她走進一間房子.走上長長的階梯.關上門. 在那裡.所有的手機都收不到訊號. 于以采蘋.南澗之濱. 息壤就到了北方.漂到一個湖泊裡.走進一間房子.誰拉下鐵門.走上長長的階梯. 在那裡.她的手機收不到訊號. ================================================== 牆上的鐘指著時間是三點.他已經睡了.她試著讓自己也睡一下. 明天中午的通告.她還得先整理衣服跟道具.其實或者十點再走也可以.但她想她七點就要離開. 跟喜不喜歡真的一點都無關.只是單純的不知所措. 可以說什麼或要說什麼該做什麼. 她剛才好像有睡著一下下.因為累了. 昨天的通告拍外景.整個下午幾乎在無止盡的走著.天又突然變冷.晚上還有另一場戲.而下了戲又沒有好好的回家休息. 可是她也只是因為體力透支的緣故.短暫的失去了意識.但莫名的又醒了. 醒來是一點多.她就這樣,看著牆上的一點.天花板.窗外.他.過了兩個小時. 腰非常痛.或者因為性.或者因為床太軟. 或者因為,一直躺著什麼都不作維持著固定的姿勢已經好一陣子. 晚上的天空其實沒有真正的暗過.她想. 光折射.路燈.天空是深深淺淺的藍色.很深很黑.很像.但不是. 如果離開這裡到很遠很遠的沒有燈的地方. 天空.越加明亮. 星星很多.像要掉下來了. 天行諸星.殞.人於地界. 到底什麼才是真正的黑暗呢? 有誰死了.誰活下去. 到底死去的人在黑暗之中還是活著的那個在黑暗之中. 或者其實根本無所謂黑暗不黑暗. ======================================================= 他比她高很多可是他站在樓梯上她在門口. 俯望著他的眼光像湖裡映出來的星星很亮. 她跟他在湖邊聊天.湖裡有光閃爍.有密集叢生的布袋蓮.看起來鳥一般的.似乎要振翅飛起. 遠方喧鬧但夜很靜.緩慢低沉的聲音浮在香煙裡. 時間的速度都慢了下來.不遠處.人間煙火. 河川在血管流動.鼓聲如沉重心律.呼吸成風.肉身為壤. 那時她根本沒好好聽清楚說了些什麼. 其實很想向下跳.水裡.一定很安靜.說不定可以看到真正的黑色. 跟想要什麼都無關.也不特別開心或不開心.只是想. 只是想.看到真正的黑色. 他抱她而且吻她的時候她想.他是個非常膽小的人.工作上果決但他真的.很害怕寂寞.因為溫度.還有其他. 你要走了.這麼早. 累了啊.要回去休息. .............................................................................. 誰對她伸出手.所以她就跟他走了.回去.並不會馬上休息.她知道. 我們走.誰對她伸出手. 很近的地方.誰在燃燒.精血成河.心念如火.呼吸成風.肉身為壤. 過了.他總會是個自由的人.就睡了. 他睡的不好.眉頭皺的很緊.她很想伸手去揉散它.希望他睡好一點.不過怕吵醒他. 他應該是個習慣獨處的人.熟睡時護自己護的緊緊的.身體怕寂寞可是心習慣獨處.心怕寂寞可是人習慣獨處.她不知該怎麼說.這個人. 所以她只是.很輕很輕的用指尖碰了一下.他的臉.或身體. 看著他的臉她覺得陌生.並且有一種不太實際的感覺. 他真的是個好看的人.她想.可是歲月真的很明顯的走過. 她在想他這十年來發生了什麼事. 時間可以讓一個人持續燃燒或者漸次熄滅. 他好像很累的樣子. 真的很希望他可以睡好一點.......很輕很輕的去握著他的手. 真的希望可以渡一些他的悲傷或者疲倦過來.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他真的要的. 一點點的什麼很慢的傳過來.她好像知道了什麼. 過去或者未來.可解不可知的.可知不可解的.只是光影聲息. 而現在是些許微弱的溫度,有點暖很好辨認.很確實握在手上. 很多人聲喧嘩.頭有點痛.她沒說話.還是握著. 他睡著.呼吸很重.眉頭還是沒有鬆開. 是夢見過去的某個人嗎. 很隨意其實專注.那些鮮明混沌的色塊跟影像.誰夢裡不安的抽動. 是我嗎?誰問. ============================================ 他抽動了一下身體.額頭的結鬆開一些了. 不是我吧.你夢見過去的某個人嗎?你很累了吧.好好睡一下好嗎. 我也只能給你這樣的安慰.她看著他的臉在心裡說. 想太多沒有用. 其實還是會想到吧.所以讓自己跑的非常快.快到回憶追不上. 快跑.如果很快,很快.比一切的惡意.悲傷.痛苦.傷害.都還要快. 那就不會再有懊悔的機會,不會再給任何人傷害的機會. 不再給機會機會.漸漸的無意間妳也不再給自己機會.妳就會發現…… 妳已經把過去的自己掉在過去了. 山上燒著大火,火勢漫延流離, 逃難的人們哭泣尖叫著. 我找不到我的小孩.我找不到我的母親.我找不到的其實是.... 又過了兩個小時了.天什麼時候才亮呢? ================================================== 天終於亮了.泛著青白色.五點多. 她很慢很輕的下床.她非洗澡不可.只是習慣問題.沒什麼喜歡或討厭的. 只是身體裡什麼東西慢慢滑下來. 或者就像生理期.可是那不是自己的. 那種感覺很怪.會讓人感覺像失去了一個小孩. 而且像在替那個人哭泣似的.到底是得到或失去了什麼,誰到了 然後離開. 還好.沒有吵醒他.洗完澡她走到冰箱前面.打開. 有牛奶.發芽的胡蘿蔔.蛋.一些乾貨.一些調味料.切過的豆干很隨便的擱著.沒蓋好所以有點乾掉了. 他吃素嗎?他會想要晚上抱著一個人睡嗎?會想要有誰煮一餐飯陪他吃嗎? 她突然很想替他煮點東西.放著.自己再走. 如果一個人起床廚房是暖的.有誰等著他.會不會比較開心一些. 她很小聲的拿著鍋.碗.點火.燒水. 今天應該是個好天氣看起來.過中午會很熱.也不知他何時起床.就弄些可以冷著吃的涼拌的東西吧.不知道他的口味是怎樣的…. 可是別太重吧.一早起吃清淡些的對身體比較好. 胡蘿蔔切成細細的長條.水要滾了.丟下去燙.等它熟.手裡拿著碗.蛋加了牛奶比較營養.輕輕的打勻.煎好薄蛋皮切條跟蔬菜拌一拌.豆干挑掉乾掉的燙一燙..... 邊弄邊回頭看有沒有吵到他.街道開始有人聲了.她很怕他突然醒來. 很奇怪的在這個人的屋子裡.她的動作就慢了下來.或者是因為. 夢裡的他動作太快.但他努力讓屋子的呼吸緩慢. 她都不知道原來自己可以這樣緩慢溫柔. 或者是因為看了一個人的睡臉一晚的緣故. ============================================= 六點多她走下樓.關上門. 煮好的東西用保鮮膜包好靜靜躺在桌上.他還是睡著. 她替他燒了水.倒好一壺放在旁邊.她想他醒來可能覺得渴. 該走了.雖然其實她可以不用那麼急.可是她真的不知所措. 關上門她推另一個門.就想.糟了.門是鎖著的.而她剛關上門時替他把家門反鎖了. 她在一個不到一坪大的狹小樓梯間. 身邊有三種不同材質的門.木門玻璃門鐵門.都是鎖上的. 跟一堵牆. 她的手機收不到訊號. 她也不想吵醒他.就脫掉高跟鞋.坐下來.靠著牆一切都很安靜.閉上眼仔細聽.一切就突然清楚許多.在開放空間裡她沉默.封閉的空間裡她反倒可以開放起來. 機車經過.汽車經過.老人們悠閒的散步.柺杖敲擊地面的聲音.鳥叫. 誰推開窗.電視.鬧鐘.小孩哭. 很久以前她住院過一陣子.每天只能躺著.晚上熄燈之後不能看書了. 可是她實在睡的夠久了.每天.她住的又是好些的單人房.只有她一個人的呼吸. 閉上眼.很慢的就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世界的聲音都可以很清楚. 如果只剩下妳獨自一人. 所有的生命風的呼吸甚至花開的聲音種子發芽穿越土壤.水的香味剛割過的草的生猛殺氣………. 世界那樣吵鬧卻又安靜. 然後之後.如果她很專心的看著一個人的眼睛.去感覺. 就可以聽見一些未曾說出的話.透過溫度.眼神閃爍.空氣的流動.脈搏. 感覺.加心理學.魔術一說明真相就一點也不有趣. 那時其實她差點死去. 而另一個她反倒因此而生. ===================================== 她喜歡他的聲音.他總是沒有太大的表情.但他的聲音很好聽.很強烈的某種感情成分.很吸引人. 雖然他說話有一點點悶.有時她會不知道要跟他說些什麼好.但為了那個聲音.她努力要找話跟他說. 她其實是不太愛說話的.但她很想拐他說些話. 聽他的聲音會覺得.水蒸氣似的.有點溫度帶點溼度的.不說話的時候空氣就變乾了.很令人不安的空氣. 鍋中有水.底下有火. 易經》第六十三卦 既濟 水火既濟 坎上離下 既濟:亨,小利貞,初吉終亂。 彖曰:既濟.亨.小者亨也.利貞,剛柔正而位當也.初吉.柔得中也.終止則亂,其道窮也。 象曰:水在火上,既濟.君子以思患而預防之。 初九:曳其輪,濡其尾,無咎。象曰:曳其輪.義無咎也。 六二:婦喪其茀.勿逐,七日得。象曰:七日得,以中道也。 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象曰:三年克之,憊也。 六四:繻有衣袽.終日戒。象曰:終日戒.有所疑也。 九五: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祭.實受其福。象曰: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時也.實受其福.吉大來也。 上六:濡其首.厲.象曰:濡其首厲.何可久也。 鍋子裡水沸的時候她在想什麼.許多菜蔬在鍋裡浮動時她在想什麼. 看著他的臉在漸漸沸騰的陽光下時她在想什麼. 三年之後她會是什麼樣子. 鬼方到底在什麼地方.是什麼鬼地方. 她的手機收不到訊號. 沒關係.沒有人會找她的.沒有人會擔心的.她只是個演員而已. 只要在通告時間前把一切都準備好出現就可以了.她總是會準時出現的. 可是現在.她覺得在他身邊.很遠又很近的地方.很安全的. 在這三扇不同材質的門之間. 她自己鎖上的門.他鎖上的門.別人為自己鎖上的門.裡面.小小的空地裡. 她靠著完全沒有門的那一側.覺得有一點點想睡. self.ego.superego.其實真的很重要嗎? 真正確實的.是不是我們存在本身呢? 我該回去了.我真正想去的是哪裡? 不屬於南方.不屬於北方.東方天空泛著青白色. 向西去. 她的西方會是誰的東方? 誰的生會是誰的死. 誰的死會是妳的生. ============================================================= 兩個演員朝背反的方向面對面走過. 兩個演員朝背反的方向.漸行漸遠. ============================================================ 夏天好熱. 好熱.頭好痛. 不行.還要準備通告的東西.時間真的差不多了. 不知道鄰居的鐵門什麼時候會開.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起來.不想吵醒他. 可是真的要走了.要想辦法. 她把手機伸出鐵門小小的窗口間.很努力的.有了一格微弱的訊號.她找到一組號碼.按下通話鍵.電話聲在她不遠處響起.在她跟他之間的樓層間響著.他沒接. 其實她不想再打了.她討厭讓自己難堪的舉動.可是要工作.不可以 . 她撥了他另一個號碼.幾乎要放棄時他接了. ...我在樓下.門鎖住了打不開. 她很快就聽見他的腳步聲. 好奇怪原來好近的人可以那麼遠.好遠的人又可以那麼近. 而門開了. 他真的好高.可是用一種很惶然的眼光看她. ……………………………………………………. 她一直記得他那時的表情. 然後他很累似的坐下來.她就突然的比他高了. 其實他一直是個小孩.一直都是.她突然覺得.自己可以溫柔.走過去.環住他.拍拍他的頭跟背. 從沒那麼溫柔有耐心的.哄著抱著一個情人. 摸著他的頭髮.背.他的頭髮很軟.背很寬. 他伸出手把她繫帶長褲的帶子結打好.很慢而認真的. 她每次穿有帶子的長褲總不肯好好的把結繫上. 看他那動作她突然有些想笑.突然.她覺得.她好像.她舅舅.或者爸爸一樣. 那樣高大的一個人.坐在這裡好像個小孩子一樣. 摸著他的時候她的頭就不痛了.時間反而慢下來了. 突然.很想留下來.不要去拍戲了.只要走回這房子手機就收不到訊號. 她真的.累了. 跟愛或者有關或者無關.只是.很想.靜一靜. 閉上眼睛. 誰露出一抹微笑.誰的背影走過長長的大街. 有人走上長長的樓梯.誰又丟掉一些東西. 可以了. 停. 求求妳. ............................................. 閉上眼睛好不好.好好的睡一覺好不好. 大哉乾元,始終, 蠱 山風蠱 艮上巽下 時乘六龍以御天。性命,保合大和,乃 利貞。 「潛龍也。成,義以方外,敬義立,而:幽人貞吉,中不自亂也 德。 「直則不疑其所行也。 初噬告,以剛中也。再三瀆, 瀆 陰雖有美,含之﹔天地變化,草木蕃﹔ 天 同人,先號啕而后笑。 大師克相遇。 離其類也,我,志應也。 澤風大過 兌上巽下 故稱血天地之雜也,天玄而地黃。天雷無妄 火雷噬嗑 離上震下 枯楊生稊,老夫得其女妻,無不利。  噬嗑:亨。 利用獄。復,凶,有災眚。用行師,終有大敗,以 彖曰:頤中有物,曰噬嗑,噬嗑而亨。剛柔分,......... 可以了.停. --我該走了.她說. ===================================================== 許多年之後許多年之後. 她一直記得曾經有一個早上.她把自己鎖在一個小小的空間裡. 空氣很不好.夏天很熱. 一點點的陽光由鐵門上小小的橢圓形的洞透過來. 頭很昏.許多聲音都很清楚.她看到一個人.她看到許多人. 她或許是失手把自己鎖住一輩子了.一念之仁. 她只是希望他.好好的睡一覺. 易經》第二十八卦 大過 澤風大過 兌上巽下 大過:棟橈,利有攸往,亨。 彖曰:大過.大者過也.棟橈.本末弱也.剛過而中,巽而說行, 利有攸往,乃亨.大過之時義大矣哉! 象曰:澤滅木,大過;君子以獨立不懼,遯世無悶. 初六:藉用白茅,無咎。 象曰:藉用白茅,柔在下也。 九二:枯楊生稊,老夫得其女妻,無不利。 象曰:老夫女妻,過以相與也。 九三:棟橈,凶。 象曰:棟橈之凶,不可以有輔也。 九四:棟隆,吉﹔有它吝。 象曰:棟隆之吉,不橈乎下也。 九五:枯楊生華,老婦得士夫,無咎無譽。 象曰:枯楊生華,何可久也。 老婦士夫,亦可丑也。 上六:過涉滅頂,凶,無咎。 象曰:過涉之凶,不可咎也。 ========================================================================= 妳叫什麼名字. 妳要去哪裡?我要去哪裡? 我走了. 她頭也不回的走著. 要中午了.通告十二點....... 計程車! 快. 他的睡臉.皺的很緊的眉頭.鍋中的水.精液的味道. 她的手.他的頭髮很軟.他有很寬很厚的背.他老了.身體很結實. 漂亮健康的肌膚.溫度.眼裡有血絲.他在咳嗽.他的表情. 他坐下來.她站著.抱住他像抱一個小孩. 他.他的睡臉.皺的很緊的眉頭.他有很寬很厚的背.他老了. 轉過身.突然呼吸困難.不能說什麼了. 他.他的睡臉.皺的很緊的眉頭.他有很寬很厚的背.他老了. 他的睡臉.皺的很緊的眉頭.他的睡臉. 夢裡有人.不是我.不是, 臉.很細的紋路.斑點.淡褐色.皺緊的眉頭. 他. 太陽好大.幾乎要把人淹沒. 我想死.我好累了.我可不可以不要再說話. 痛不痛.不會. 走進一間房子.關上門.圖釘穿過髮際.迷惑的表情.笑臉.笑臉. 看鏡頭.很好.眼光丟到遠一點的地方. 面向鏡頭可是不要盯著它.看我的肩膀後面.很好. 你很漂亮.對.笑一下.很好. 笑. 如果風很大.而火燒起來. 我想死.給我一個活下去的希望跟期待... 風好大.眼睛都睜不開了.不知道可以相信誰說的話. 妳叫什麼名字. 妳要去哪裡?我要去哪裡? 我走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媽媽! 鬼來了.不可以回頭看喔.會被鬼抓走喔! 不可以回頭看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