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62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銀戒

  轉開門把,摩蹭掉扎人腳底板的高跟魔物,她倒進絲絨被的愛撫中,構思明日的服裝秀。隨手按下電話答錄機,傳來姊姊的聲音:「喂,我是老姊,媽說這個星期日妳得回家,有幾個公司小開....」她自鼻翼發出聲息,舞蝶般滑過暫停鍵,粉撲著進入浴室。詩人筆下的雲,吐氣若蘭,適合包圍她一身酸痛的泥濘,覆盆子香氣煙侵浴室牆上藍色抽象的符號,扭化為巫語圖騰,隱約預示了曖昧前路。   把玩胸前晃亮的指環,她的手曾被握緊,M的手大如螃蟹鉗,一夾不放,三拍的圓舞曲,得像約翰˙史特勞斯一般優美,縱使沒有,她仍對窗外梔子花微笑,初月弧度似笑著。她在摩托車後座,指畫著他精實厚背撐起的黑上衣,佈陣迷宮,設計寶藏位置;那條險路將遇上需要兩人合力搏鬥的巨蟒,十字路口的叉路突生風雪,漫天蓋地。但這齣叫好不叫座的冒險片,淪為小酒館內啜飲Manhattan的孤影,二輪甚至三輪檔期將繼續曳長耷落的時光。   她替M刮鬍子,玩笑式地劃了一刀,因為M又說這個星期天,他得外出遠門。M沉靜 地用左手抹去血漬,那樣輕,從來沒有靠近過的輕盈,是的,生存從不挨進。左手無名指閃爍魔咒式的銀光,像最深的原洞,召換著,來,下來吧,漲滿的渴望將承載妳。她左胸爆開一枚煙火,什麼地方炸得碎碎的。剩餘的自由驅使她找來剪刀,M的臉色像是鉛中毒。她溫柔地剪斷項圈,拿著戒指摩挲;馬勒的「復活」,她的器官揮著手道別,又一個個排隊回來,不尖銳,鮮豔地,在異國被人調情般,欲觸未止的痛。M退到另個房間,甚至更南,她記不起地名的小鎮,啵,嗝在氣泡裡。   銀戒小心被放在她高雅纖柔的脖子上,細微擺動地雷的探針;血好燙,戒指偶爾在夢中抱怨。她選擇陰涼的房間。生活那樣密,她獨裁畫著剪裁她的新衣,許多恭賀聲成就名氣,設計師這個遊戲,傳進血管糾結的巷弄中。   抹乾身體,圍上浴巾。接到助理細碎低念的各款式訂單,傳真紙上掉出疏漏的隔夜。她隨手拾起,頭暈得像是小時候坐過的咖啡杯,生命極長,不至於發笑。M這個字母,氾濫地掛上了月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