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62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個人的儀式

  所以,請不要循著滴落的血跡,試圖找到我。我在林中最黑暗之處,讓大地之母為我療傷,就像回到母親溫暖暗濕的子宮深處,安全,無憂。當我找回足夠的生命能量之時,我將再次誕生,夜深高懸的滿月如豐滿的乳房,將會親自哺育新生的我。所以請不要在密林外高聲呼喚我,那樣不僅會使我無法安心療養,也會打擾到精靈們的歇息,在這座森林之中,每一片綠葉都棲息著一位沉睡萬年的靈魂,他們才是這片森林的主人,所以,請安靜。   我會蜷曲在厚厚的落葉層下,沉沉睡去,你知道,因為筋疲力竭,也因為睡眠是療傷的最好辦法,暖和黝黑的夢境,是另一個安穩的母體懷抱。當我睡著時,葉子們如羽被般裹著我疲憊的身軀,晚風在耳邊低吟著早已遺忘的兒歌,在我墜入夢境之前,我感覺到傷口仍汩汩流出血液,和著無法止住的淚水,一起滲入溫濕的泥地裡。我在夢中看到百年後,此地長出一株美麗的檜木,紀念一位曾經在此痛苦呻吟並流淚不止的受傷者。所以,此時此地環繞著我護衛著我的重重林木,都應該曾是某位來此療傷者的血淚澆溉而成的吧!於是我結塊的哀傷漸漸散開,因為林中的精靈們伸展著壯碩的枝椏,將悲傷的重量一起分擔。   夜深時,貓頭鷹神秘的咕噥聲喚醒我,我終於如水母般從深不見底的夢湖中漂浮上來,傷口不知何時已經止血,我起身撥開落葉,它們在寂靜中有點喧譁地順著披散的長髮墜下。我感到前所未有的飢餓,不知道在這黑暗之中何處尋找食物,於是我仰天吸食天之間的精華,像蜜蜂吮食花蜜一般,月華被我吸入,星光被我吸入,路過的夜風也一起被我吸入,於是巨大的飢餓也如傷口的血般止住了。   於是,現在,該是遺忘的時刻了。造物者賜給人們最寶貴的禮物不是記憶而是遺忘。只有遺忘才能讓人通過一個又一個痛苦的生命關口,從而得到新生的力量。也只有遺忘,當生命來到盡頭時,才能對那無意間瞥見的模糊回憶綻開釋然的微笑,因此我努力在森林中尋找遺忘的方法。眼前不期然出現一條險峻的急流阻斷了我的行進,我四顧蒐尋渡河的橋,終於在群樹之中看到一座搖搖欲墜的吊橋,橋上的木片破爛不堪,橋身在強勁的谷風吹號中身不由己地晃盪著,過橋的人必須緊盯著自己的腳步,才不致騰空摔下。然而我毫無畏懼地走上它,我只知道頭上星光燦爛,北斗七星守護在我的正上方。我找到了舉行儀式所需的七星橋,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我依序踩著星光前進,我知道當我通過之後,這座古老的木橋將無法承受我的重量,天崩地裂般摔落洶湧的河谷,在尖銳的岩石上摔得粉碎或是被怒吼的巨流吞噬,因而我將永遠無法回到來時的對岸。但那正是我想要的,我就是希望永不回頭。就像幼時體弱多病的我,被母親領著走過廟埕上的七星橋,一條狹窄的木板上繪著法師朱筆點上的北斗七星陣,過橋的人像走獨木橋般如履薄冰,膽顫心驚。母親在橋尾處等我,當我通過時,她一言不發地脫下我身上的外套,一臉堅決地將之拋入火堆中,彷彿那上面滿佈細菌或邪惡。我愕然,以為母親的潔癖個性嚴重惡化。法事結束後,裝飾得五顏六色的木橋被幾個赤裸上身的男人粗暴地踩成碎片,用力扔進熊熊烈火中,懵懂中我似乎明白了母親及漠然圍觀的人們的想法:讓一切不美好的過去都隨之而去吧!火光反映著的疲倦臉龐們,如此透露著與過去永遠絕裂的決心與期盼。   所以請停止尋找我的蹤跡。因為你正是我必須遺忘的過去的一部份,必須遺棄在斷橋對岸的那一部份。你的存在只會如魔咒般不斷將過往召喚回來,那夢魘的反複重現將使我深陷於現世的輪迴中,無法走向未來。因此我只有將聯繫著你以及過去記憶的橋樑徹底切斷,讓這種處決過去的無情來堅定我往前的步伐。我只能輕聲對整晚緊追不捨的夜風說:放手吧!是學會放下的時候了。   可是這樣的決絕將會耗盡一生的能量,拔起石中之劍揮刀斬斷過去的代價,即使是呼風喚雨的遠古巫師也難以承受。彷彿經歷一場永無止境的惡戰,我遍體鱗傷倒臥在潮濕的泥地上,氣息衰弱如即將窒息的擱淺鯨豚,或行將被炙陽酷曬而死的駱駝,儘管我在意識模糊中明白這裡不論離海或沙漠都非常遙遠。不過其實那沒有什麼差別,我所割斷的過去將我的身體鑿出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所有的生命能量正大規模的從洞口流失,這時我才明瞭告別從前的行為其實是一場殘酷的截肢手術,操刀者是我自己,而命運的箭已在弦上,我已經無法停手。最痛心入骨的是,被割棄的不只是痛苦的記憶,還有純真、青春以及一部份曾經認真活過的生命,這些美好的事物與不愉快的過去盤根錯結地糾纏不清,像皮與肉一般無法分割,因此只能一起徹底放棄。然而這正是對自己的一種凌遲處死,我走上一場漫長的死亡之旅,在黑暗中獨自面對生命一寸一寸的流逝,無可奈何地預見自己如花凋零般的命運。   我知道隱秘在森林之中的某處,有一座傳說中的生命之泉,喝下泉水,垂死的生命會再度復活。但我實在太羸弱了,終於在這無盡的夜中昏厥過去,然而輕薄如煙的魂魄卻猶不死心地四處追尋,直到生存和死亡的交界處,在朦朧與清醒的邊界上聽到踩在野草上輕盈的腳蹄聲,非常輕微,只有在一個人的時候才可能傾聽得到的聲息。不知經過多久的時間,我逐漸意識到那是群鹿遷移的聲音,於是我輕輕一嘆,感動於這些美麗的引路天使,我將跟隨著纖細如花瓣的腳印,尋到牠們療傷止血的祕境溫泉,在月光下掬起一把溫潤的泉水,輕輕擦拭逐漸結痂的傷口,凝脂般的水如大地慈悲的手,令我忍不住將頭臉深埋其中尋求慰藉。我在水中發出無聲的吶喊,咕嘟的氣泡像水晶球般大量湧現,我知道這無聲之聲將會如箭一般穿透森林之心,直抵天際,將我壓抑許久的悲傷徹底徹底地釋放。因此,我像遠古的人們一般,高舉雙手向亙古的月亮虔誠膜拜,再膜拜。   古老的夜,靜寂的月,一場有關死亡與重生的儀式即將結束。我挽起猶在滴水的長髮,來到樹下盤腿而坐,模仿菩提樹下悟道的身影。我知道形式的模擬無法達到神聖的境界,但我紛亂的心緒確實因為漫長的靜坐得以沉澱。紊亂的脈搏隨著大地的律動起伏如溫柔的波浪,促急的呼吸逐漸加深加長,悠緩如世紀之間的交替。當清晨第一道陽光透過層層堆疊的密葉柔和地照在我的身上時,幾乎入定的心跳與呼吸隨清新的空氣融入群樹的光合作用中,我的存在一如翠柏,將光與水轉換成孕育宇宙萬物的生命能量,這麼長久以來,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身體中有一股生生不息的力量,因此我可以感知此刻萬物正從遙遠的夢中甦醒,一隻早起的鳥急速振翅,平靜的晨光攪亂成細碎的浪花,光與影互動如鋼琴上的黑白鍵,輕快地奏出青春活潑的旋律。我知道,現在是結束的時候,也是開始的時候了。 我仰頭凝視黑夜與白天交會的剎那,此時日與月各領天穹一方,不知為何,忽然間我明白了數千年前象形文字的創造者,心中幽微的領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