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62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夜│少女J

  少女J收拾起簡單的行李,穿上最厚實的鞋子,以免炎陽燒灼的地面烤黑她的腳底,我們就出發去救鯨。   我在路途中用葉片載送一隻即將被烘烤乾硬的醜陋毛蟲回到最近的花叢,我用泥土安葬一列壓扁在田邊的幼蛙,我將僅有的乾糧遞給樹下將死的被棄老犬。   少女J無暇停佇,急急行走。   遇見從彼方回返的旅人他告知我們善心的村人正聚集起來為鯨魚潑水療傷,為鯨魚設想回到海水中的道路,但鯨魚正一隻隨著一隻死去,像是有意列隊航赴黝暗的冥國。   少女J無暇停佇,急急行走。   當我們在路上急急行走,遠處的鯨們正輪流綻放牠們的血肉,我預感成排的屍體已經發出堅硬的冷光等著刺痛我們初初抵達的視線,微小的愧疚將在心裡細細地發散,我不願懷著救生的心情急急趕路去迎接死亡的到臨。我已生起回返的念頭。   我質問少女J為何對其他生命如此輕忽,莫非生命確有價值高低之分?   少女J沉默無語。   我質問少女J妳沒有任何救鯨的本領急急趕去有何用處?   少女J沉默無語。   我質問少女J明知抵達時必將無鯨可救不過徒增遺憾為何仍執意前去?   少女J脫下她的鞋子讓腳底的皮膚在磨尖的石塊間綻開一簇簇鮮艷的花朵我驚慌為她摘去。少女J回答:「我能聽見鯨的哀鳴知曉牠們的痛苦與死亡,甚且感知倖存者因同伴ㄧㄧ離去而一刻比一刻孤獨的悲傷。我能做的即是我將要做的,我要注目牠們的死直到我的心裡也經歷到同樣的痛楚。牠們傳達了聲音給我就是我的嬰孩,我還沒有見到牠們並且離去就已經開始想念。善良或平等那些事情不必交給我罷,我只知道牠們呼喊我的聲音已漸次衰弱,我不能不去。」   抵達的時候,救鯨的善人們都已懷抱著遺憾的心思離開。炎陽的烈火已經熄滅,鯨們的皮肉發出腥軟鹹膩的氣味而我們將手掌安放其上。我們懷著徒勞的心情朝海的方向毫無意義地努力推送,用盡了力氣就在那裡坐下。厚重的身軀在月光初昇起的夜裡發出沉默的聲音,我們靜靜和牠們一起等待,默禱潮水可以盡快覆蓋那些剛剛開始腐爛的身體,讓所有在人間承受了傷害的,可以重新回到柔軟的懷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