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62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在法蘭西

  法國是全球釀造葡萄酒的重鎮,生產了無數舉世聞名的葡萄酒,我酒量雖然不差,但卻不會主動買來喝;法國的乳酪據估計有數百種,幾乎是每餐必備的東西,可是我卻嫌味道太重,敬而遠之。法國人的抽菸人口多得可怕,我不但不會抽,而且是一聞到菸味就全身難過。   除此之外,剛來到法國的我,根本無法理解為何浪漫花都的街頭,會有那麼多狗的排泄物 ? 為什麼紅綠燈對於行人而言,總是僅做參考用,而毫無任何約束力 ? 為什麼在這個先進的歐洲強國,路上會有那麼多的流浪漢和乞丐 ? 為何這個國家的罷工與示威的頻率如此之高,難道這是勞資協商的唯一手段 ?   我一直努力尋求這些問題的解答,不過慢慢地,對於這些生活中的奇景怪象,學會了用一種溫柔寬容的眼光看待,而不再只是嘀咕埋怨。   那麼,在異鄉六百天的日子中,除了知識和大幅進步的廚藝之外,我還得到了什麼 ?   這是我經常在思考的一個問題。   我想,改變我最大的,是生活的態度,換句話說,對自己生命的一種尊重。   在法國,幾乎不可能找到廿四小時營業的商店;在大部分的地區,週日的街頭常是一片死寂,也鮮少有店家會一週七天不打烊,就算有,週日多半也只是上午營業。   「少開一天門,對店家而言,不就少了一天的營業額嗎 ?」剛到法國的我常常這樣想著。   此外,剛到法國時,會覺得這個國家的假期實在是有夠多,而且儘管這已經是個政教分離的國家,但在國定假日的名稱上,還是可以清楚地看見濃厚的宗教色彩。耶穌升天要放假,聖靈降臨要放假,聖母升天要放假,復活節、聖誕節當然更要放假,除了週休二日與國定假日之外,每人每年還有五個星期的法定最低給薪休假。   因此在某些時候,法國其實一點都不法國,特別是每年七、八月,法國幾乎是外國觀光客的天下,因為本地的法國人,幾乎都去鄉下或國外度假去了。   去年八月初,我突然鬧牙痛,足足跑了六家牙醫診所,才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牙醫是開門的,大部分的診所都是大門深鎖,貼出「度假去也,九月重新開門問診,若病情緊急,請至其他同業診所就醫」的公告。   看來暑假在法國,得好好格外保重自己的身體才行,不然身體有個什麼毛病,找個診所都很困難。   這樣的「度假文化」,讓我有點感到難以置信,但這提醒了我,其實原來在生命中,有比工作賺錢更重要的事情。   除了休閒度假文化之外,在法國,很多人同時具有多重身分。   白天,他可能是一個專業的工程師,晚上可能搖身一變成了業餘的畫家。對法國人而言,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他們勇於追求生活中的成就感與生命的熱情,懂得如何在工作與生活之間,取得一個最適的平衡。   我這時才真正了解到,珍惜生命中的一切,並懂得調整自己的步伐,學會如何在生活之中,找尋小小的幸福。工作的時候認真工作,放假的時候徹底放鬆,蓄積生命的能量,用一個更多元的角度去詮釋這個世界。   相較於自己生長的島嶼,長久以來,早就習慣用拚命態度過日,這一個整體生活氛圍的問題,身邊的人總是把生活填得滿滿,遂忘了該如何調整自己的腳步,給自己一些喘息的空間。   這樣拚命的態度並不是說就不好,只是在這背後,似乎讓人錯過了太多的其他,世界只有一個窗口,一個身分,當我的黑夜與白天都相同的時候,我怎麼也無法體會法國人享受於悠閒、變換身分的樂趣當中。人在異鄉,面對新的文化,刺激新的思考,關於那些許許多多錯過的其他,我總這樣告訴自己:   「就從現在拾起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