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62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寶馬牌機車

  北京好像在三環還是四環內是禁止騎機車的,有管制。但還是有零星的重型摩托車,透過這個與哪個的關係,有沒有牌照不清楚,在市中心的某個角落出現,倏的呼嘯而過。像重慶等山坡地型的城市,機車作為代步工具是很自然的,但是在北京這個平坦地形,近幾十年來都習慣了以自行車(其車潮幾乎成為了此城市的一項Icon)為市民短程通勤工具的首都城市,除非是軍警人員,騎機車總有一種「非日常生活狀態」的感覺,而機車的出現狀態,其形貌、音響、速度感覺都與周圍的國產轎車與自行車不同,有一種格格不入之感。   從前我認為語境這種東西,與當地人文地理環境有關、與城市的次文化有關。但隨著影視、網路等媒介的全球化,語境可以瞬間移植到另一個文化環境中。比如說我會在北京聽到「靠」、「抓狂」等詞彙,而且竟然還是從年輕女孩嘴里說出來的,她大概不知道「靠」在台語中是很粗俗的辭彙,而這些詞都是從周星馳的電影中學來的。周雖然是香港人,說的是粵語,但他的電影要行銷到全球華人地區,還是要依賴台灣的配音員――很難想像滿嘴中央電視台報幕員式的北京普通話,從周星馳的嘴裡說出來。在中國大陸以簡體字為主要顯示符號的部落格或留言板上,亦常常看到將「我」寫成「偶」,將「你」寫成「泥」,這很明顯也是台灣國語式的網路文字流傳的結果。   然而,「注音文」與「機車」,畢竟還是沒有在中國大陸流行起來,至少我在北京沒有聽聞過。這是因為注音作為一種拼音與輸入法工具,以及機車作為一種交通工具,都不曾在北京成為一種可以理解的日常生活的狀態,自然也無法成為語境的一部分。   所以,用「機車」一詞來形容某人的行為超乎一般人腦子的想像之外,或許在北京使用這個詞是很合適的,因為「機車」真的不在一般北京人對於日常交通工具的想像之中。與「機車」相近的詞,我在北京常常聽到的是「軸」,也就是固定車輪中心的那根車軸,形容一個人一根筋、固執,但還不止於這樣的字意,「軸」還形容一個人的意志與一般人作對,達到無法與一般常識擰巴在一塊的古怪的地步,也就是「機車」的意思。這種人,被稱為「軸人」。碰到這樣的人,除非比他軸,否則只能閃邊。在北京碰到這種男人,除了暗幹一聲「機車男」以外,只能躲遠點,因為正常人怎麼樣也軸不過軸人。   很多台灣女人對北京男兒有美好的幻想,這一點也不奇怪,因為北京作為一個國家的首都,還是一個政治文化中樞,黨政軍高幹子弟有志氣的文藝工作者與靠倒貨暴發的富商大爆滿,陽剛、豪爽、大氣等等形容詞加諸其上。又聽說北方男兒有男子氣概,處處女士優先,出去吃喝玩耍絕對搶著付賬,有車的負責接送,沒車的也不會讓妳一人落單,肯定讓妳打他的順風D。黃磊跟石康都是北京男兒,一個曾經斯文帥氣迷死港台富婆,一個晃晃悠悠靠寫跟小姑娘鬼混的文章一時風靡出版界。喔,這都不是關於北京男人的真相。真相是,這個世界上的每個城市都有好男人也有壞的,異國情調一時會矇蔽很多事情,但是人的本質很難改變。   我想不管任何國家的女人都會有志一同的認為,這世界上最機車的,莫過於請妳吃幾頓飯,帶妳出去玩,在妳身上花一點小錢,就覺得妳應該陪他睡的男人。男人往往覺得女人在乎的是錢,其實是一種淺薄的理解,其實女人關心的重點不在男人的錢,而是男人對錢的態度。一個男人若是能愛錢,卻不拘於錢,尊敬錢卻不畏懼錢,持有錢卻不以錢脅迫人,本質上都是身心健康而且好相處的男人。   北京的男孩女孩出去玩,不流行AA制(北京語境,指各付各的),在「常識」上由男孩子出錢。一開始我很不習慣,因為在台北這樣物價高昂的城市,即便是男女朋友,偶爾也會分攤一些約會吃飯的錢。若非男女朋友,一群人出去玩,必定會平分費用,若男孩子多,也許由幾個男孩子分攤金額。但在北京,則無論什麼身分、場合,常識上一律男孩子出錢,特別是吃飯,不可能讓女士掏錢。一開始我碰到這種狀況非常惶恐,但是如果我堅持掏錢或AA的話,對方可能更惶恐,甚至在語言上強硬起來,覺得妳不給他面子。後來我也漸漸習慣了,愛付就讓他付去吧,每次飯後爭著付帳確實妨礙消化。但仔細觀察,這其中也有奧妙,一般說來,在北京,在飯館吃飯相較於其他的娛樂活動,消費還是比較低的,男人當然付得起,也願意付,不然說不過去。但是,如果是到KTV、D廳、酒吧,或高檔一點的餐廳,就很不一樣,哥們會很有默契的,最後由某個人買單。這個人呢,往往是這次聚會的發起人,發起的原因有很多,大家呼朋引伴來玩,不外乎做這位發起人的陪襯。哥們能夠過來唱兩首歌、喝兩杯酒助興,就是給這位發起人最大的支持,很識相的,不可能從頭吃喝到尾,總會進進出出打電話或上廁所,甚至提早走人,給這位發起人充足的時間買單。這種事情本來就是有來有往,是男人間的一種情誼或默契,讓男人在他的生意夥伴或心儀對象面前,有展示他的人際交往與經濟實力的機會。   我的朋友中有這樣常常跟隨此類機會出去玩的女生,王蓉就是其中一個,因為男友是做生意的,這一類的場合少不了,男友也往往是最後買單的哪一個。王蓉當然是很懂此類「常識」、知進退的女生。不過,有一次還是碰上了機車男,把她氣暈過去。一個開著寶馬(BMW)的哥們,想追一群朋友中的一個姑娘韓星。當然,一開始單獨約出來是不可能的,所以把一狗票人都約了出來唱歌喝酒。王蓉則很識相的去了,盡心盡力的做一片綠葉。寶馬男對韓星在言語上極盡挑逗之能事,到了令人尷尬的地步。想想看,這些曖昧的話豈是在這樣的場合說得出口的,讓韓星滿頭黑直線,其他人也不知如何接話,訕訕然的盯著電視上的字幕,假裝沒聽到似的傻傻的唱歌。王蓉立馬在心中給這位寶馬男打了一個大叉,決定下次再也不跟此男有所瓜葛,這次就先忍受著吧。到了酒足飯飽該付帳的時節,大家都很有默契的等著寶馬男掏錢,萬萬沒想到,寶馬男拿出皮夾,在哥們面前,把裡面的鈔票倒出來――只有一張一百塊錢鈔票,男人們驚得連額頭上的青筋都立正了。開著寶馬把美眉的鄉下暴發戶,竟是皮夾裡只有一百塊的空心大老倌兼無賴,頓時由寶馬男化作機車男。「真是太差勁了!」王蓉說,「大家都覺得應該是他付錢,竟然這樣耍賴。最後男孩子們的錢湊起來還不夠,還讓我們女孩子出錢。最差勁的,他竟然把皮夾裡的錢倒出來,錢不夠也不應該這麼沒教養。」   聽了這樣的奇聞,我猜想有這樣的機車男存在,或許是因為有一群開設機車專用道的人存在。「如果我在現場,」我笑得直不起腰說,「我就當場叫他拿寶馬扺帳,看誰軸得過誰?」王蓉說:「怎麼可能嘛!大家都不想得罪人。」「得罪一兩台機車有什麼害處?這種人根本混不出來!」男人要是不出來混,大概出不了頭,但若只是為了混而混,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那也很恐怖。所謂「機車」的男人,莫過於不懂道上規矩、想混卻又脫離「常識」的人。這種人,女人一眼就看穿,男人也瞧不起。韓星氣壞了,一票人被這種機車男涮了,傳出去簡直丟人現眼,她說:「他根本就不是男人,根本就陽萎!」我說:「早點看清楚這種人也好,別氣別氣。」   所謂機車男,沒有地域或語境差別,陽萎就是陽萎,就算開寶馬,也是寶馬牌機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