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62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時光列車‧羅氏纖

總有綿延的軌道、消逝的靈光 可供沿循。我閉上眼睛 就能穿越一片海洋的寂靜 穿越霧中之霧,看見暗中有光 你就是那個人 倒退著走進未來 你就是孤獨無倫的那個人 回來,然後說要離開 某些時候,我們沉默 像列車離去後的站台 又如迎風的蘆葦 在廢棄的鐵道旁任意搖擺 過去了,一路冒煙的蒸氣火車 過去了,裝滿幸福感的白鐵飯盒 過去了,熟悉又陌生的乘客 過去了,我們只是湊巧上了車 遺忘的風景迎面而來 我不知道誰與誰命運交錯? 偶爾緩慢滑行,偶爾飛奔 我以為,啊,這就是人生 世間萬物我們想像且遇見 這人生,或許我們珍愛 有些事情只是暫時想不起來 而陽光在冬日,這美好多麼令人歡快 羅氏纖 神奇的,這是我又愛又恨的藍色小藥丸。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成為同事朋友眼中的減肥軍師,提供各種撇步或是秘方,為的就是讓身體輕盈消瘦,服膺時下的身體美學。只是我們總要怪自己發福得太早,關於身體,我們卻又了解得太少。 身體要胖,其來有自。大約從小學五年級開始,我的身體像吹氣球一樣,越來越飽滿。每天下午四點放學回家,總要先吃個幾包乖乖、科學麵、蝦味先,坐在電視機前作功課,等母親展現好手藝為全家張羅一桌飯菜。爌肉飯、燒酒雞、紅燒魚、三杯小捲……漸漸把我家三兄弟養得肥白有如神豬。上了國中以後更不得了,原先熱愛的棒球運動因為升學壓力不能繼續,學校教育以各種零碎的知識填塞我這隻鴨,害我每每宿便堆積,對這世界便秘。放學後趕補習,來不及好好吃正餐,便以又油又香的鹽酥雞佐可樂果腹。補習完回到家,家裡的晚飯若有餘剩便又都進了我的口腹。除此,消夜不可或缺。燈下苦讀,我喜歡紅豆湯圓、波蘿麵包安慰我的身體與靈魂。 我的中學飲食生活如此日復一日,無怪常有人說神豬不是一天養成的。最青春美好的一段歲月因為鉛球、肥D這些綽號,稍微蒙塵。不過胖子大約都是開朗樂觀的,唯有寫詩的時候會故意讓自己憂鬱。而我總記得在文藝營裡聽瘂弦(那時他已經是個胖叔叔了)說,肥胖是詩人的恥辱,心下於是立志有一天我要瘦下來。所以不斷嘗試,以自己肉身為道場,進行人體實驗宛若神農嚐百草。因為缺乏毅力,以失敗告終。 升大學那年的暑假,瘋狂的談戀愛。拜國文資優保送之賜,我與伊的暑假從三月底一直放到九月下旬大學開學。幾乎每天高雄台南兩地跑,在陽光下我們年輕飛奔,以愛為名處處無事忙。半年之間莫名其妙暴瘦十六公斤,上大學後又瘋狂玩掉四公斤有餘。七十八公斤的神豬,改頭換面成為五十八公斤的陽光男孩。呵呵,本以為至此萬事美好,沒想到多年後的今天,又得和自己的脂肪與體重搏鬥。 人過二十五,青春就要下坡。該要下垂的會下垂,該要癱軟的會癱軟,時間的魔術每讓我們瞠目結舌,無話可說。有了工作以後,人情酬酢日漸繁多。不論中西餐,飲饌之間我們言談晏晏,相互勸慰能吃就是福,人生多美好。只是身體的新陳代謝大不如前,佳餚美酒始成消耗不去的惡夢。 嘿!我可以多麼驕傲且得意的說,還好我有羅氏纖。 為了健康,早把自己訓練得飲食有節。沒想到年終的大小餐會,婚嫁頻仍,讓我短短兩個星期內暴肥三、四公斤。求助於醫師學長,他一次就幫我拿了四十二顆羅氏纖藥丸。這藍色的憂鬱,學長遞給我時嘴角竟露出詭異微笑,叮囑我可能有油便的困擾。我起初以為,不過就是拉出一堆油油亮亮的大便,沒什麼大不了。直到我第一顆藍色炸彈在體內發威,我感覺腹脹如鼓,高興的想像,真是太神奇了傑克,我要把油全部清光光。它對醣類、蛋白質無能,卻可以阻絕脂肪的吸收。而且,除了油便,幾乎不會對身體產生副作用。 身體小宇宙,果然神奇。我投以藍色藥丸,它報我以不斷的車輪翻轉。原來古人說腸中車輪轉,是這麼回事。 第一次吞服它,十二至二十四小時以後,我的宇宙或許仍然質量守恆的運行。然而一切又都已不同,當我猶半夢半醒,不小心,好舒服好舒服地在被窩中放了一個響屁。才驚覺,啊完蛋,屁眼噴油。心愛的四角內褲搶救無效,忍痛丟掉。如此情節,一而再,再而有三。三折肱而成良醫,我是三響屁後而知所隱忍警惕。所幸,後來能夠與這藍色憂鬱共處,擴約肌收縮有術。我於是能謙虛的說,喔我贏了,油脂從我體內平和離去。 老早就有人說過,人之大患在有身。我對這身體恆常憂患,時而意欲攻克、時而順著它的意。羅氏纖,不過是讓自己安心的小玩藝兒,沒什麼了不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